我今天做了个炒面!

在南京期间吃的就是不如家里。话说众口难调。其实两口就挺难调的了。我师傅吃的特别淡,我口味不算重都觉得不大行。。。上次吃面条跟没放盐一样,他竟吃的津津有味。。。这次,逵逵哥出差了。吃饭就更糊弄了。

今天我决定“露一手”,家中只有面条。也只能做面条了。师傅的“清淡”做法我已经领教过。为了吃的更顺口些。我提出今天的面条由我来做。我说做炒面。师傅说好吧。然后问我:你在家做过吗?我下意识的“嗯”了一下。

我说做过你信?告诉你吧。我在学校食堂看过!话说一等人不用教,作为21世纪,90后新青年……扯远了。回到炒面。从冰箱里拿出干面条,总不能直接炒吧。那不成了爆米花?我猜应该先放水里煮一下。好吧,接上一锅凉水,开始烧(家里也没有热水),烧啊烧。。。终于开了。面下锅,转上两圈。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把水倒掉(不小心还倒出一根面条),面倒到盘子里。本想水淋淋的怎么炒,一转眼水就没了,面粘到一起了。回想学校的面也有这个问题,看来无关大局。面条太长了不好。于是拿刀在中间切了一下。

再次点火,倒上油,中午剩下的韭菜炒肉丁放进去些。家里也没有别的菜了。怎么说有点绿颜色,不能全是面条吧~~没想到那个韭菜带着菜汤一下锅,热油开始狂飞溅。把锅拿开了炉灶,飞溅并没有立即停止,还有些油溅到火上燃烧了起来。不要紧,过一会就不溅了。翻炒几下,把面一股脑倒进去。使劲炒让粘在一起的面分开,后发现效果不佳,又倒上一些油。可能是刚才溅出来太多,油不够了。

这功夫,发现铲子下有了些阻力。结果发现粘锅了。可能是火太大。调小点,还是很大,再小点,灭了。。。

无奈再打火,炒着炒着怎么没声音了,火太小了,再大点。。。后来发现有点干,又加了点水。好不容易忙活过来,可以放调料了。舀了一勺盐,往里锅里一倒,感觉有点少,一看2/3的盐粘在舀盐的勺子上,可能是受潮了。所以又用相同的方法舀了三次。接着放酱油,颜色直接就出来了,比我想象的更进一步了。

据说盐,糖,味精成一个比例才好吃。下面该放糖了。那个糖超纠结,放在一个袋子里,有点受潮,倒不出来。就在我专心捣鼓糖袋子时,又粘锅了。。。终于弄出来一点,放上了。炒几下觉得差不多了。再炒估计就糊了。偷偷的用筷子尝了一点,还挺好吃的。味精不能长时间加热,所以最后放的是味精。关掉火,放一点,翻炒几下。然后叫师傅吃饭。

师傅尝了一点,说挺不错的。然后就开始狂吃。等我洗完手准备吃时,师傅已经把他的那份吃完了。。。有这样几种可能:1.我做的确实好吃(概率20%) 2.师傅饿了(概率75%) 3.做的不好赶快咽下去少遭罪(概率5%,因为我觉得挺好吃的)

然后师傅就出去买菜了。这是很罕见的事情。因为平常都是逵逵哥出去买菜。师傅去买菜的充要条件是 :垃圾箱里都找不到菜叶了,再不买垃圾都没得吃 且 逵逵哥不在家。

我就写下了这篇日志,纪念这次算是成功的经历。相信有一天,师傅在闲的没事或者工作累了的时候会上到我的博客,浏览这篇日志。那时的他一定是盯着屏幕,傻傻的笑。。。


版权声明

The Bloom of Youth by KUANG Qi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况琪创作并维护的锦瑟华年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The Bloom of Youth | 锦瑟华年博客( http://kuangqi.me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本文永久链接:http://kuangqi.me/essay/try-to-be-a-c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