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天安门

听说10月1日太乱。所以就没敢出去。今天是2009年10月2日。与舍友一同夜游天安门。

晚上7:30出发。听信了班主任的错误指导,乘坐22路公交车前往前门。在离前门还有3站的地方遭遇堵车。无奈下车步行。

下车后抱怨:早知道坐地铁了……手机GPS在这时候发挥了重要作用。走了一会,看到一个地铁站。与同学一商量,决定再坐一站地铁。跟着拥挤的人群进了地铁,还有复杂的安检。明明比较搞笑,在安检等他的包出来,却怎么也不出来。我们在远处等他,以为他带什么危险品被扣下了。过去一看,他的脸上出现一个囧字,然后跟我们说他包里还有钥匙、美女照片什么的。我一看,你包这不在地上吗?!明明的脸立即反色,呈现出^_^.然后屁颠屁颠的跟着我们跑了。

上了地铁,一个浑厚的男声明确的告诉我们——前门站不停!我和明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了车,而大升子反应过来时,车门已经关上。我们就呆呆的望着地铁载着悲剧的大升子绝尘而去,消失在黑洞洞的隧道里……悲剧的大升子。被带到了崇文门。我们在安定门。正好在天安门两侧,天安门在中间……

无奈,出站(浪费了那张价值2元的地铁票)。继续步行。后来发现天安门没有想象的那么远。不过周围已经戒严,不得进入。我们只好跟着人群,东拐西弯,竟然找到一条无人驾驶的警戒线,钻了进去。后经过几个安检口和几条过街地下通道,我们终于接近了天安门的中心区。大升子此时已经在瞻仰孙中山和永垂不朽的人民英雄了。

几个电话联系后,我们终于Regroup了。人真多!警察(武警)也很多,都用大巴一车一车的拉……恐怖啊……幸亏以前没犯过什么事……我身旁的东北纯流氓大升子则显得很不安,估计是回忆起了他曾经莫须有的不和谐前科……

在天安门拍了不少照片,新买的闪光灯还算是不负众望。明明利用光沿直线传播原理,用一张拙劣的照片把我的脸巧夺天工的“安放”在主席像处。集体瀑布汗……(画外音:纯属巧合)

天安门人真是太多了。照张相一不小心就成了跟陌生人的合影,无辜的陌生人(路过)一不小心就成了对方底片上的主角。是在是令人无语……尤其是明明同学对闪光灯的恰如其分使用、对时机精准无比的把握,制造出了无数女鬼照片,考虑到社会影响,此处不宜公布,如有兴趣请咨询当事人。

既然来了一趟,就进去看看吧。进了天安门,先穿过的叫端门,然后是午门,再往里就是紫禁城了。由于守卫过于森严,我们选择了绕行。再看GPS,发现不知不觉中我们的行踪已经脱离了GPS的视野,只好再缩小比例尺……

遇见些电动三轮车,载到地铁口居然要20大洋!算了,还是自己走过去吧,全当锻炼身体了……

神一般的再次进入地铁站,已经是晚上11点了。一群人围着地铁路线图看,挤都挤不进去,一看展板的背面,是同样的图,竟然没人……让我想起了选饭馆的原则——哪家人多去哪家……

上了地铁,以为可以安安稳稳的回家了。到了建国门换乘站,一下车又见惊喜!广播中一个温柔的女声告诉我,又要玩命了——离我们要换乘的2号线末班车只有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了。别废话了,快跑吧!只见半个地铁站的人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想起了使命召唤五里的僵尸)狂奔起来,不管男女老少,中国人外国人……

东北纯爷们大升子冲在前面,我紧随其后,明明闲庭信步+小跑走在最后。大升子减速了!因为前面出现一个上坡。我也快累晕了,先走两步……终于到了另一个站台,列车还没来,可以松口气了……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就在这时,经不起打击的我们再次被震惊了——末班车只开到西直门,离我们要去的积水潭还差一站……无奈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从西直门出站,打上一量恭候我们一行三人已久的出租车(我猜的),不就,我们来到了可爱的校门口……时间:23:50

回宿舍,本想马上睡觉,见颓废的明明又开始Dota,我就打开电脑把照片处理了一下。再次鄙视一下明明的照相技术……校内上一个信科的女生加我?!去看看,还有BNUOJ的号,一看她才刷了4题。Compare一下,竟有一道我没做过的题!不能忍了,刷了这道题再睡!一看就是个阶乘的倒数再累加求e。才10种情况,不难,我都不愿意交表。认认真真的写了个循环。AC了~睡吧,时间必然是不早了……


版权声明

The Bloom of Youth by KUANG Qi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况琪创作并维护的锦瑟华年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The Bloom of Youth | 锦瑟华年博客( http://kuangqi.me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本文永久链接:http://kuangqi.me/essay/tiananmen-trav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