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是青春的足迹——再谈文化知识与科学素养

“三年前,我能做三角函数,解多元高次方程,能背文言文,虽然我英语不太好,但我也知道either or 和neither nor,知道辛亥革命的意义,会画大气环流图~再往前,我能背化学元素表,知道氧化还原反应和中和反应,看的懂电路图,知道牛顿三大定律,知道植物细胞有细胞壁而动物细胞没有~现在我就是个文盲”——转自人人网

今天看到不少同学转发了这样一条状态,想想自己读大学也有两年了,不禁有一些感慨。正赶上中秋假期,时间略有富余,遂发文议论一下。

这条状态的作者抒发了自己的感慨和无奈,我是一个文盲,这句话有戏谑的成分,但是却是真切的感受。诚然,我不能像高中时那样熟练的进行三角恒等变换、不记得氧化还原反应的配平方法、不知道辛亥革命的意义、也没法全文背诵《兰亭序》了。但是遗忘终究不能被阻止,当曾经滚瓜烂熟的知识变得生疏,它真的就什么都没有留下吗?在一次跟老同学聊天的过程中,我说我已经有两年没有看过什么文学作品了。课本、专业书籍以及社交网络、即时通讯软件中的垃圾信息已经让我应接不暇。理工科的学生似乎不应该有太丰富的情绪和感悟,偶尔感悟一下竟被周围的同学批为成装文艺,装逼……然而,大学究竟有没有让我成为一个文盲?

这个问题,我想我是有清楚的答案的,我的回答就是“没有”。我觉得在过去的两年中,我经历了20多年来最神奇的转变和进步。每次升学、每次环境的改变,都是一份宝贵的人生经历。我的价值观在初中时逐步形成,我的18岁在高中的校园里度过。大学会是我一生中最宝贵的学习机会,是我提升自己功力的黄金时期。北师大不乏声名显赫的学术泰斗,北师大的图书馆规模2.5倍于青岛市图书馆,这里我们有机会接触业界前沿的技术和专家,有机会参与国内甚至国际上顶尖的赛事和会议。这些都是得天独厚的我们取之不尽的宝库。

想想过去的我,我只不过遗忘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概念和数据。据说就连爱因斯坦也没法准确的回答出空气中的声速。然而我们在这两年中又收获了什么呢?我不敢对大学生这个群体妄下定论,我只能说说我自己。

两年前,我踌躇满志的来到师傅的软件公司,三天时间就编写完了玫瑰图绘制和卫星云图压缩两个程序,更是让我自信心爆棚。然而在面对“等高线绘制”,以及后来的“报文解析”和“锋面图绘制”几个任务时,我却一筹莫展,直到三周后离开时也没得到什么进展。然而现在我再来回想这段经历时,我发现在报文解析程序中曾经花了几天时间设计出来的自以为得意的数据结构,其实与编译原理课上学到符号表有点类似,只不过没有符号表那么好用。曾经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锋面图,其实只不过是计算机图形学中最基本的Hermite曲线。

再来看看曾经让我得意的东西,高中时跟松哥一起写的二值图像降噪程序,获得过全国二等奖,保送上大学,何其神气!前段时间同学说想学OpenCV图像处理,我说你就把我高中时保送的那个算法写一遍吧。说了这话我心里也有点痒痒,心想不妨自己也试试写写那3年前的程序,过过瘾也好。然而事实并没有让我过瘾,我用了不到10分钟,28行代码就完成了曾经那个超过650行的程序。从未接触过图像处理的队友也在几小时内完成了这个程序。现在再来看看那个算法,想想当时焦头烂额夜不能寐的经历,真是一声冷笑啊!

在前几天,跟挑战杯竞赛的队友谈论了人流量计数的算法,之前一直对直方图缺陷的处理没有头绪。队友说,老师建议我们用数字滤波试试。我当即恍然大悟,说是啊,对原直方图做个离散傅里叶变换,滤掉高频量,再变逆变换回来,这个问题应该就可以解决啊!说完这番话我自己都有点不自信,想当年复变函数学的很烂,期末突击终于低空飘过。如今将傅里叶挂在嘴上实在不是我的风格。我虽然已经不记得那个复变函数的积分应该怎么做了,但我知道它能干什么,什么场合可以用。我想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素养”吧。

在大学中学接触到的东西确实是我之前不敢想的。我们可以在实验室中亲手操作曾经获得过诺贝尔奖的密立根油滴实验,还有为喜爱的加菲猫形象拍摄激光全息照片并亲手冲洗出来。制作一台6管的超外差收音机居然只是电子工艺实验课的入门实验,期末设计是自己制作一个抢答器。在高中时,我曾因师兄将一个游戏手柄改装成一个误差高达50ms的抢答器而膜拜的五体投地,而如今我可以从一张白纸出发,将一堆集成电路搭成一个抢答器。指着自己示波器上那些别人看来眼花缭乱的曲线得意的炫耀,是只有理工科学生才能体会的欢乐。

高中时曾因为背单词的事情跟父母发生争执。我指着高中英语书单词表上的第一个单词大喊:你看,这是什么破单词,concrete!混凝土!我将来研究计算机跟混凝土有什么关系!我打赌我一辈子也不会用到这个该死的concrete!然而进入大学后,我了解到了Knuth大神的经典著作Concrete Mathematics(具体数学),赫然将我曾经鄙视的concrete写在了标题上,我才意识到了曾经的想法实在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曾经抵触英语的我在大二上学期为实验室翻译了CUDA by Example的第五章,两万多字的文本。终于在前几天在跟同学讨论到一份英文文档只有45页时遭到强烈的鄙视。

明白自己的无知,是取得进步和突破的第一步。小学时,当我自学完网页三剑客时,我得意的跟妈妈说,在计算机领域,只有两个领域我没有涉及了,一是编程,二是三维图形。好一个只有,这个“只有”值得我用一生的时间去追去和探索。初中时我建起自己的网上论坛,还跟同学一起学习C语言。才发现编程貌似不像网页三剑客那么简单。当我进入高中,初来乍到的我认识周围的同学时,发现了坐在我前面的松哥是从6岁多开始学编程的,现在会C++,C#,Pascal,VB等好几种编程语言,连for循环还不会的我顿时膜拜的五体投地。当我进入大学,信誓旦旦的跟妈妈说会争取提前一年,甚至提前两年毕业。因为那时我以为专业课都几乎不用学了。但后来我发现我的老本在大一下C++课完成时,已经彻底吃完了。刚入学时,当大家都纠结于C语言的复杂时,已经用了三四年C语言的我得意洋洋。然而期末考试我考了94分,班里却有好几位从前没接触过编程的同学得到了100分。我终于明白了牛人无处不在。

如今当我徜徉在图书馆的书架前,踮起脚看清书脊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当我坐在北京GNOME用户组的聚会的饭桌上,听着那些公司里哪怕是最普通的IT从业者的口中也说着我完全听不懂的专业名词,我终于明白了在这片自己曾经摸爬滚打多年并自认为小有成就的领域里,我只是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一个无知的白痴。1997年接触计算机,如今网龄已经是14年了吧。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读大学两年我学到的东西,比之前12年的总和还要多很多。

做过一些朋友传给我的无聊的点名游戏,里面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对什么事最后悔”,“如果你能穿越你会穿越到之前的哪个时间点”。我想我不后悔,如果要我再选择一次,我仍然会选择上大学,上我能上的最好的大学。如果真的要给我一粒后悔药,我打算把大学里的基础课再学的好一些。

也许学习新的东西就不可避免的导致从前的一些引以为豪的东西被遗忘,我想时间已经帮我们做出了最优化的选择,也许高中那些知识有不少已经还给了老师,但我想,高中教育给我们留下的素养,是不会随时间的过往而遗忘的。我对素养的理解,就是用自己的知识推理和解决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问题的能力。就是这样的科学素养,让我们面对“食盐防辐射”的谣言时不为所动,让我们面对铺天盖地的商业宣传和砖家指导时三思而后行。

如果问我中国的大学还能不能上,本科四年是不是真的学不到啥东西,是不是大学毕业后比中专生强不到哪里去。我想我上面的论述已经给出了毋庸置疑的答案。我曾经就这个问题跟室友发生了激烈的争执。但我坚定不移的认为大学生要用自己的努力让大学没有白读。

有很多同学问过我关于就业的打算,我的回答从来是“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去哪里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但我一点都不为自己将来的就业担心。大学是心无旁骛提升自己功力的时期,不是去企业溜须拍马寻找捷径的时期。说的具体一些,如果作为一位IT从业者,我带着10万行的编程经验,我可以自信的出现在任何一家IT公司的面试官前。舍友驳斥我说没几个人能找到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我想这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他真的不喜欢大学的专业,所以毕业后改行,二是他在专业技能还差的太远。我喜欢自己的专业,所以不会是第一种可能性。我要在4年的时间内利用北师大这种全国都罕有的资源将自己的专业技能提升到一个令人信服的水平、让普通的中专生望尘莫及的高度。那么我凭什么会找不到工作、去跟中专生去抢饭碗呢?


版权声明

The Bloom of Youth by KUANG Qi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况琪创作并维护的锦瑟华年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The Bloom of Youth | 锦瑟华年博客( http://kuangqi.me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本文永久链接:http://kuangqi.me/essay/campus-life-is-a-pea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