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日记

2009年9月11号

在火车上睡了一晚上。早晨5点50到达北京。

行李一览:大旅行箱1个,16kg;小旅行箱1个,15kg;编织袋1个,10kg;书包3个,重量不明……

到院系“报到”后,开始为我迷失的校园卡奔波。院里说去学生处,学生处说去教务处。教务处告诉我保送生由于信息不全,都没有校园卡,要明天才能补办……期间学校工作人员均态度冷漠,一副高高在上,爱理不理的态度让我很不爽。

然后开始整理宿舍。找啊找,走了20分钟终于找到了。一看宿舍注册需要照片,可照片在宾馆,只好再回去。于是步行20分钟×2…

在排队半小时后,经过测体温,填表,签协议等复杂手续,终于拿到了宿舍的钥匙。这栋宿舍楼少说有20年的历史了。地面是水泥地,坑坑洼洼的,有的地方还有积水。昏暗的走廊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走廊上面挂满了衣服,头还会不时的碰到上面的裤腿。走廊拐了几个弯,终于找到了我的寝室。开门进去,惊了!寝室同样破旧不堪:狭小的空间,没有独立卫生间,两张很大的桌子(对于这个空间来说),坑坑洼洼的水泥地,变形的书架,杂乱的电话线,破旧掉漆的上下床,由于没有固定措施还摇摇晃晃的。打开风扇凉快一下,风扇剧烈的震动,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噪音,感觉就要从屋顶上掉下来了,吓得我赶紧拨到低速档……

北师大的宿舍,的确显示出了一所百年老校的历史积淀……

2009年9月12日

今天是正式注册报到的日期,为了避开高峰期,我选择了早晨6点去报到。今天的校园,必定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人山人海!进入报到区的第一件事当然是测体温。然后领取了一个校徽,一个新生礼包,比较有意义的是一张手机卡,号码比较搞笑。

继续为校园卡奔波……正式报到的第一步就是电子注册,就需要校园卡,还好旁边设置了一个补办台,又是照相等繁复的手续,我拿到了一张临时卡……

兴高采烈的拿去注册,却被告知没交学费,囧了……交学费的银行卡是与校园卡联网的,可我都没有,只好去交现金。财经处离报到的地方很远……

又查证件,还不让家长进,还是排队。学费交上了。再走很远,回来报道,终于完成了报道。由于没有银行卡,一卡通无法圈存,再排队用现金充值……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还要说一句:北师大晒被子的方法很有趣很雷人。附图~

中午跟父母去吃了东来顺火锅,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为了免除后顾之忧,下午去补办银行卡。在学校东门对面看到一家中国银行,兴奋的冲进去,被告知要去“文慧园支行”办理。在学校南门再往西,再过2个路口,再左转……此时正是烈日当头,决定先会宾馆休息。

下午,开始找那个银行,走了10分钟才找到第一个路口,下一个路口的红绿灯像星星一样在远方闪烁……赶到银行,银行已关门!现在是16:02,银行居然16:00下班!还好人家银行看出我们不容易,开了个小侧门让我进去办。里面的人(尤其是无所事事的保安)还是挺热情的,办卡也算顺利,还顺便给我开通了个网银(顺便说下中行网银的动态口令牌,基于RSA算法,很高科技)。

晚上18:00是新生班会。见到了新同学和班主任。班会开了两个多小时,同学连自我介绍都没有。你一定想知道这两个小时干什么去了。下面截取新生班会班主任的一段话:

“我们几个人去打猎,我带了3把枪,一把步枪,一把半自动,一把手枪。带了3包子弹,一共210发。我们打了野兔,山鸡……”

搞笑的是,班主任最后说了一句:“我口才不好。”

腿软了,睡觉去……

2009年9月13日

一大早全体新生(包括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开了一个开学典礼。依旧要测体温进场。会场在室外足球场上。还是老套路,其中请了一位在北师大呆了59年的老院士和一位23岁的大一新生讲话……信科院穿着整齐统一的学院文化衫出席大会(鼓掌~)。旁边的数学院文化衫后面印的是一个图像是树叶形的函数,感觉很强大。期待中的于丹并没有出现。

典礼结束后是恐怖的PPD测试。注射一针高纯度结核菌素,3天后看结果,如果肿胀的话就是有肺结核抗体。另外有一个貌似不幸的消息。截止到9月15日,我注射的部位出现了直径1.5cm的硬块和红肿。貌似是阳性反应……

晚上去高科技澡堂洗澡。刷一下卡,出水,再刷一下,停水。根据出水的时间计费,很便宜,洗个澡不到5毛钱。记得二中都要2元的……

2009年9月14日

今天开始正式上课。

第一节课:数学分析——纯属扯淡,没讲正课

第二节课:计算机应用基础——想睡觉

晚上:英语分级考试,C班在等待着我~~

回宿舍:成果斐然!在网上完成了手机充值,网上银行配置,无线路由……忘了说,计算机作业当堂就完成了。

本想宿舍共享上网,没想到宿舍一位仁兄去充值后,昨天忙活了一晚上也没上去。第二天在学校官方得到的解释是:昨天晚上服务器维护,现在肯定好了。兴奋之下我们3个带电脑的都去充值开通了。回宿舍后,经过一系列配置和测试。我们发现:一.10G的流量是很多的,一般用不完。二.共享上网是可以的,没必要3个人都开通。三.发现周围很多用WEP加密的无线信号,感觉破解的可能性很大。结论:我们赔了!

2009年9月16日

简述一下今天的情况:

1.同学都太玩命了。。。8点上课七点半去就占不到好座位了。。。数学分析终于开了点正式的内容。不过基本还是在与高中衔接。。。

2.计算机导论,期待中的信科院院长并没有出现。来了一个看似年轻但严重秃头的老师。感觉很可怜,不知秃头是否是因为用脑过度造成的。。。

3.下午没有课。跟家里联系了下迁户口的问题。复查了PPD,肿块直径15mm。不知是否会再有什么麻烦。。。

4.晚上是3个小时的程序设计基础。讲C语言跟讲故事一样。我看那一群菜鸟把老师弄得够呛。别说C语言了,就是问“扩展名大家知道吗?”,竟然有人摇头!这可是信科院!

5.学生会笔试,试卷两道题。一、以“祖国在我心中”为话题作文。1000字! 二、材料作文:联合国说让儿童就“非洲粮食缺乏,谈谈自己的看法。”欧洲儿童不知道什么是粮食缺乏,美国儿童不知道什么是非洲,中国儿童不知道什么是自己的看法。字数没限制。。。

还有张“公共试卷”,前面是些社会主义新农村等等的政治题。后面有几道类似于智商测试的题目。有一道是:2 8 14 20 ()填括号。我竟然想了半天没想出来,当时学长就在旁边看!!太无语了。。。

回宿舍,打水,看Dota,上荣光医院扔炸弹,洗洗睡了~~~


版权声明

The Bloom of Youth by KUANG Qi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况琪创作并维护的锦瑟华年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The Bloom of Youth | 锦瑟华年博客( http://kuangqi.me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本文永久链接:http://kuangqi.me/essay/bnu-di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