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终盘点

有河流过/有人经过/有个故事/有过你我/曾经波动/也曾风平浪静/心里的角落

听说现在比较流行在年末的时候写篇博客来总结一下过去的一年。我也来凑凑这个热闹。一年的时间其实不短,可以有很多收获。一年的时间似乎又很短,转眼间已到年末,只能感叹:逝者如斯夫!

曾经读过一篇文章,叫做《不需要注释的生命》,我与作者却有着不同的观点。我想生命是需要注释的,尤其是作为一个天天跟计算机程序打交道的人,更是深刻了解注释的重要性。注释不同于解释,解释是找借口,而注释是一种帮助回忆的工具。注释的作用并不是体现在眼前,而是在几个月、几年过后,当我们回过头来再看这段代码……哦不,不说代码。那就是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之后,我们再来回忆往昔的岁月,还能够找到似曾相识的感动。

我喜欢注释,经历过许多,总要留下些什么。童年的玩具、花花绿绿的卡片、老相片、同学的小纸条……总是觉得越来越忙,留给注释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寒假的时候告诉自己一定要规划好时间,于是从4月份开始记日记,发现每天真的经历很多,每天都可以记下整整一页纸。这个习惯坚持了大概20天,最终还是荒废了那本精美的日记本。于是一切又浑浑噩噩,回忆又变得模糊了。

只好求助于电脑和网络,惊喜的发现照片收藏里以10开头的文件夹还不少,浏览曾经的笑脸,还是很欣慰的。人人网的状态也不少,大部分还是有些意义的,虽然回复都不多。话说回复多的都是没啥营养的水楼。与其说微博是心情的共享,不如说是更加光明正大的自言自语。博客,自己耕耘的净土,一切还算欣慰。尽管技术类文章远远超过了感悟类的文章,都是自己的收获,不管是专业上的还是生活上的。手机短信,聊天记录,这些我都留着。我的QQ聊天记录自2006年以来就没有删除过,从曾经的记录中发现某些被遗忘的事情,被同学戏称为侦探或间谍。看到手机里2010年1月1日的祝福短信,突然有很多感悟,于是给她一条长长的QQ留言。

2010年的一件大事就是选专业,每个人都很慎重,舍友很神奇的转到了化学学院,结果出来之前我们竟浑然不知。12名同学离开了信息学院,投入他们更加神往的领域。我为他们感到高兴,也为他们祝福。我选择了计算机,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回答:我是计算机系的。

2010年的暑假是一个难忘暑假,在家里放了2周假后,我回到了学校参加ACM竞赛的培训。这段时间里最大的收获并不是学会了什么高深的算法,倒是利用这段时间走了北京的几个景点。798艺术区,各种天马行空的创意,广场上来自爱尔兰的行为艺术家。薰衣草庄园,从市中心跑到六环外,玩到放肆。直到将相机的存储卡用完才罢休。科技馆,与其说是高科技荟萃不如说是复习了一遍初中物理。球幕电影倒是第一次看,感觉良好。

班级春游,阳春四月的陶然亭公园。服饰大赛,同学们身着盛装闪亮登场……我愿珍藏这其中的每一张笑脸。

呵呵,还是说说学术活动吧。程序设计实践?尝试着做贪吃蛇游戏,的确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我觉得大学的课程就应该像这样,一个目标,大家用自己的方法去达成。我有幸当了一次小老师,来为同学们的作品评分。那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同学的创意和智慧确实让我由衷的敬佩。当然吹的最响的并不一定是做的最好的,各种抄袭也是各显神通。我作为一个用了5年C语言的菜鸟都看不下眼,要把这些作品交给那研究了十几年这玩意的老师,我只能说祝你好运了。类似的事情还有神奇的电子工艺实验,作业要求是制作抢答器,同样的各显神通,同样的抄袭依旧。而且做这些事情人员名单貌似很熟悉。

今年的另外一个收获就是结识了社会上的一些朋友。北京GNOME用户组,它让我明白了一款软件也可以成立一个用户组,一个新版本的发布也可以让无数人举杯欢庆废寝忘食。这些人有着共同的信仰,那就是Open和Free,当然这个不能说太大声,因为这两个词在天朝很可能会成为敏感词。去Google在北京的总部参观交流,我想Google应该是我的职业理想。在轻松的环境中进行富有创意的工作,这是我的理想,但愿不要理想太久,要尽早变成现实才好。

机器人竞赛,忘不了11月那个风和日丽的周末,美丽的厦门。好久不见的城市,他乡遇故知。一次破纪录之旅。破纪录的19小时的硬座车,破纪录的33小时卧铺车,破纪录与5年的挚友初次谋面。最美味的南方水果,最有料的“烧仙草”奶茶,一份不同寻常的麦当劳,一段从未有过的愉快的长谈……语无伦次的记叙,我决定放弃记录这段不会忘怀的回忆。

又有人发消息祝我新年快乐,谢谢了。有人说不舍,说眷恋。但我想说,就目前我了解的量子力学来看,时间仍然是一个连续的物理量。我们从来就没有从哪一刻起变得怎样怎样。所以要说眷恋,你可以眷恋上一个瞬间。说不舍,那就不要荒废眼前的这一刻。屏幕右下角的时钟跳了一下而已,跨过一年,我们没有跨过什么。但只要每一天都有新的收获,那么每一天都可以是新春!


版权声明

The Bloom of Youth by KUANG Qi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况琪创作并维护的锦瑟华年博客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The Bloom of Youth | 锦瑟华年博客( http://kuangqi.me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本文永久链接:http://kuangqi.me/essay/a-2010-year-end-summary/